魔法少女北卿今天也要被亲亲

新人,大概主全职和剑三,因为一直把握不好人物性格,所以可能会ooc,见谅

逃跑计划

Chapter 0 关于公主为啥被掳走

    大概,这个故事要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说起。大概久到我们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还没出生的那个时代吧,那时候,亚特兰蒂斯还没有沉没,空中花园也尽心尽力地挡着鸟儿的道,不过在那两个王国也没有能踏足的土地上,还有着一个王国。

那个王国没有恶毒的皇后,也没有邪恶的女巫,所有童话里的标配在这个王国里都删删减减只剩下了美丽可爱的公主和在王国另一头,和城堡遥遥相望的一座高山上一条占山为王的恶龙。

说来这条恶龙呢,也是一个可怜的小家伙,好不容易从同伴的手下抢下这么一块小地盘,还要日日被自己的爹妈唠叨:“你说,你有没有一点身为龙的自觉!就这样小小的一块地你就满足了吗?”它们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早就吃饱喝足趴在自己的巢穴里一动不动的龙,总被叨叨叨叨念个没完的小龙崽子终于也鼓足勇气咆哮了一回:“大不了我把对面山头那个公主抓过来,听说国王最宠她了,我让他用整个国家来换自己的女儿!”

刚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它就后悔了,脑子里浮现出小时候偷偷溜出族里时看到的军队,身体不由自主地就先抖了两抖。然而,它应该不知道在遥远的中国,有那么一句老话,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啊,覆水难收啊。

它在心里默默地流着泪,被从小养大的亲娘,一边欣慰地说着:“孩子啊,你终于想通了。”一边偷偷地背着它爹用龙翼偷偷地一点点往外扇,当它爹终于反应过来自己那从来胸无大志的崽想要去那个传闻中民富国强,固若金汤的国家中掳走公主的时候,它那苦命的崽,已经不见了,孩子它妈倒是一点都不担心,不过出门送命,不,出门抓公主的崽看着倒是挺激动的(?),孩子它妈不过是送它一程,怎么看着就这么累得慌呢?

对自己的孩子一点信心都没有的孩子它爸,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它的巢穴后面,吭哧吭哧用自己的尾巴扫出一个小土包:“我苦命的娃啊,也不知道我到时候能不能帮你收个尸,如果不行,这也权当个念想吧。”

恶龙它爸在龙穴后面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它妈倒是一点也不心软地躺在了它临走前刚刚铺好的一层稻草上,心情愉悦恨不得哼起一首歌,小崽子终于被送走了,我的龙生终于自由了!不过它能不能回来?这个嘛,老天,就看你了。

被迫去抓公主的恶龙此时不知道就刚离开了一会,他爹妈就一个权当做它已经回来了,一个根本不希望它回来,在家里的地位一落千丈,恩,不过仔细说起来,和之前它在家时也没有多大的变化。总之,生无可恋的恶龙无精打采地飞着,内心只有一个念头:

我在说出那句话的时候,脑子是被食物塞住了吗??????

而正在恶龙为自己一时情急所说出的话而后悔不已的时候,它的目标,那位美丽可爱的公主,正坐在王宫后花园中,百无聊赖地发着呆。从小,她就被保护的很好,她的父王,这个国家权力最大的国王从小熟读童话,因此她从来没有吃到过苹果,没有见到过纺织机,就连森林也没有去过,更别提见到什么仙女,南瓜马车和水晶鞋。就连水井都被封的严严实实的,谁都别想让公主的小金球掉下去,然后从里面蹦出一只青蛙王子。总之,国王的最大心愿就是自己的小宝贝可以安安全全,平平淡淡地长大。但是成天被关在城堡里的公主真是太无聊了,天天面对着的,不是侍卫,就是侍女,不过好在公主面对着对面的山头,还留下了一点念想,虽然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诅咒啊,暗杀,不过那里不还是有一条龙吗?从恶龙的手里逃脱,比起什么被恶毒的后母追杀,被邪恶的女巫诅咒,不是刺激的多吗?

正这么想着,小公主就发现地上出现了一大片暗影,一抬头,就看见一只垂头丧气的黑龙,正在自己的头顶,累的直喘气,公主眼睛一亮,身边的侍女却是大惊失色:“怎么办?来人啊,恶龙要来抢公主了!”

龙心里一惊:不好,心里想着事,一时忘了藏起来,一不小心,就出师未捷身先死了?第一反应当然是跑,但是正当恶龙打起最后一点力气准备冲回自己的巢穴,当做这一切只是一个误会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的龙爪上一沉,低下头一看,才发现是自己的目标爬到了自己的身上:“你快下去,不然,你就要被我抓走了!”尽力装出一副凶狠的样子,不过由于业务不太熟练,看上去非但不令人胆怯,甚至还有点滑稽。开玩笑吧,如果着小家伙真的被自己带了回去,这才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吧。

但那位小公主却似乎并没有想要下去的意思,反而抱的更紧了:“我命令你现在把我带走!”天哪,这可真是一条蠢龙。

眼看着侍卫们越来越近,恶龙斟酌了一下是把这位小公主用自己的翅膀扇下去还是把她带回去,想了想发现如果袭击公主和劫持公主差不多是一样的结局,可能后者的惩罚还会更亲,于是果断就一振翅,飞上了天空,甚至还好心地回过头,将那位正在自己的龙爪上奋力攀登的小姑娘叼上了自己的龙背。

刚刚还在风中凌乱的小公主此时终于有了一个安全的场所,心里欢喜得不得了,好心好意地与自己的敌人交换姓名:“嗨,我是Svetlana,你叫什么名字?”

正在委屈的恶龙还没想到要如何摆脱这个大包袱,却要被迫报上姓名来,但无奈对方身份摆在那,只能开口回答:“我是Von。”

于是恶龙的爹妈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儿子,傻了这么多年,终于干了一件大事,它把公主,给绑架了。

 

——————————————————————————

灵感依然来自52题,以及好久以前答应的一篇cp的文

评论

热度(1)